大美书网吧

冬日倒计时 完结+番外(藤花琅)

藤花琅  现代都市  录入时间:07-06

  这儿似乎是闻夏的主卧,不大,东西也不多,一张书桌,一面书柜与衣柜,一张床,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时星还没从刚才那个踹门声中抽回神。
  刚才的踹门声一下子把他拉回十二岁的一年。
  也是在阴雨天,夜晚,暴雨砸着窗户,时星卧室的窗户漏风,他冷的打战,缩在被窝里。
  一声巨响,门蓦的被踹开。
  浓郁的酒气,时浩然跌跌撞撞的走进来,时星仓皇的坐起来,却被猛地压住,时浩然宽大的手掌攥住他的脖子。
  鼻尖都是酒味,恶心的让人想吐。
  时星拿过一旁的台灯,猛地砸过去。
  血腥味儿蔓延开来,盖过了酒味儿。
  时浩然顶着满头的血,冲他呲牙笑出声。忽的一个雷打响,明晃晃的照亮他,像鬼一样。
  “贱骨头。”
  ……
  “想什么呢?”
  声音陡然靠近,时星下意识撩起手,“啪”一巴掌打过去。
  莫名其妙被脑门打了一巴掌的人民教师:“……?”
  “啊……对不起。”时星忙收了手,“我……下意识的反应,不是故意的。”
  “不是,”闻夏差点给气笑了,他掀了刘海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脑门,“都红了。”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老师呢——坐好,我给你处理一下你胳膊,都是血。”
  听了闻夏的话,时星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胳膊,血流了下来。
  “不用,它自己能好。”
  “听话,”闻夏拿着家用医疗箱,一条腿半****,“把胳膊拿过来。”
  时星盯着他的眼睛,胳膊朝后藏了藏。
  闻夏:“……”
  这玩意儿你怎么藏也藏不住好吧?
  闻夏干脆利落的拽过他的手,时星手不大——他被迫露出胳膊——不像是要他露出胳膊,像是让他剖析自己的心。
  闻夏怔住了。
  他看到上面的圆形伤口,看起来像是烫伤,足足五个,格外骇人,闻夏皱了眉,时星轻声开口:“是不是很吓人?”
  他什么也没问,埋头处理伤口,“疼就说声。”
  “说声就不疼了吗?”
  “不会,”闻夏抬眼,“但我会轻一点,让你没那么疼。”


第十二章
  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忽然被猝不及防的撩动了一下,时星别开眼睛,不再看。
  他从来都不怕疼,但此刻好像他有足够的理由去露出脆弱的一面,在这儿,他是弱者,他是可以被保护的,而不是哭喊无处回应的家。
  抹药时带来的刺痛还是让时星皱了眉,他咬着嘴唇,不发一言,闻夏小心翼翼的给处理好,又去抹其他的伤口。
  时星想抽回手,说:“不用处理那个,很长时间了,早就好了。”
  “别动,”闻夏强硬的按住他,时星看着他处理自己陈旧的伤,露出些迷茫。
  “你这伤口,是怎么烫的?”闻夏说,“这大小,看起来像——”
  “香烟,”时星语气平静,“我自己烫的。”
  “为什么?”闻夏看着他。
  时星说:“闻老师,我说了你也不会懂得,我们不是一类人。”
  “怎么不是一类了,谁还不是从猩猩进化来的,怎么,你高级点啊?”闻夏垂眼替他抹着药,“你不说,永远没人懂你。”
  “……因为疼痛能让人停止回忆。”
  闻夏有些听不懂他的话,他说:“这样很伤身体你知道吗?”
  “知道。”时星说,“其实不是很疼。”
  “你这些伤口别再沾水了,我等会儿给你找个短袖,你先随便穿着——怎么了,这么看着我?”闻夏说。
  时星突然说:“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这句话显得很中二,他想换个说法,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我就随便一说。”
  他太久没被人给予过善意,一时无法做到坦然接受,甚至有些惶恐。
  “……”闻夏揉了揉他的头发,“哎哟,你是我学生,我不对你好点,对得起我的教师资格证吗?”
  时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自作多情,在心里自嘲了一番,他冷淡的看着他:“哦。”
  闻夏打开衣柜,埋在里面找衣服。
  时星看着闻夏的背影,很瘦,腰很窄,没有多余的赘肉,直角肩,身材很好。
  闻夏翻了半天,才找到适合他穿的。
  “这是我大学的时候穿的——不过我那个时候比你高一点,也没你瘦,可能偏大吧,”闻夏把衣服扔过来,白色短袖,一条淡蓝色牛仔裤,“你试试。”
  时星不换,只是看着他。
  “你还害羞呢?”闻夏笑了,“行行行,我走了。”
  门关上,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他走出门的时候,闻夏正在调空调温度,看到他这幅装扮,没忍住大笑出声。
  时星身上这衣服不是一般的大,上衣摆垂到臀部,裤脚耷拉到了脚后跟,他只得提了提裤子,格外的狼狈。
  时星有些恼:“你笑什么!”
  “好好好,我不笑,”闻夏开了电视,“你在这儿吃完晚饭,我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儿呢?”
  半天没听到回应,闻夏看过去,却忽然撞上时星的眼神,他愣了愣,时星只是看着他,不开口。
  “这是怎么了?”闻夏想到他家里的事情,斟酌了下用句,“需要我帮什么?”
  “闻老师,”时星开口,带了点请求的意味,他轻声说,“我能……今晚待在你家吗?”
  “为什么?”闻夏调小了电视音量,拍了拍沙发,示意他过来坐他身侧,时星迟疑了下,有些滑稽的走了过去,坐下。
  闻夏:“为什么想待在我家?”
  “我不想回家。”时星垂着眼睫,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
  “为什么?”闻夏问。
  “……不为什么。”时星忽然抬眼,看着他,“如果老师这儿不能留我,我自己走就行。”
  “你这人啊,”闻夏叹了口气,“怎么就这么急呢?我说不留你了吗?说话别老带着刺,我可没盔甲。”
  时星自觉失言。
  “你背后的伤怎么回事?”
  时星猛地僵住了,他攥紧了手,指尖泛白。
  闻夏这次却没打算轻易的放过他,他盯着时星的眼睛,试探开口:“……你爸打的?”


第十三章
  在高中住宿前,不断的争吵与摔砸的声音是时星家里的主旋律——无论他妈是活着还是死了。
  时浩然常常喝醉,偏偏留着一分理智拿来揍人,五岁之前,他看着他妈被揍,无助,只会哭,轮到他的时候,才起了反抗的心思,可无论怎么样,一个孩子也斗不过成年人。
  时浩然把他的头按在沙发上,皮带抽着瘦弱的身体,每打一下,都揪着他的头发,逼迫他昂着头,“疼不疼?”
  一下。
  “疼不疼?”
  又一下。
  耳边是恶魔的喃喃,眼前是无尽的黑暗,时星在泥淖里不断沉浮,鲜血也搀了脏水,他弓着身子,不断颤抖。
  他妈没死之前,还有个人能抱着他,替他扛着这一切,他妈死了之后,一切都变得分外难熬。
  时星通红着眼睛,露出一口白牙:“一点都不疼。”
  他到现在了,还是没学会委曲求全,他不知道自己当时如果示弱,会不会被“宽大处理”。但他不后悔。
  一开始是家暴,到后来的猥亵,时星越来越恶心,他尽他的所能做出了反抗,他时常觉得累,累到想放弃挣扎。
  时浩然为什么不死?时星茫然的想,我为什么是畜生的儿子?
  伤口到鲜血淋漓到结痂,已有十余年。
  时星看着闻夏,嘴唇动了动,他几乎在闻夏温情的目光中想脱掉自己所有的盔甲,露出伤疤累累的肉体凡胎。
  但他还是选择忍耐。
  时星摇摇头。
  闻夏:“那是谁?我给你揍回来。”
  这句话带点孩子气,时星罕见的露了笑意,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了,打人会坐牢的。”
  “那你用我手机给你家里人说声,今晚你就现在我家住着,”闻夏把手机递给他,“密码就六个一。”
  “你就这么把密码给我说了?”时星有点惊讶。
  “又不是什么外人,再说我手机没啥东西,”闻夏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等会儿去吹吹头发,小朋友。”
  时星:“……哦。”
  闻夏回了房间换上衣服,见时星还攥着手机坐着,“你没打电话吗?”
  “打了,”时星面不改色,“他说让我明天早点回去。”
  “行,那吹头发去吧,我也顺便吹吹头发。”闻夏蹲下,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插上电,朝时星朝手,“来来来,过来。”
  时星刚走过去,就被暖风照着脸吹着,闻夏把他按到椅子上,动作有些生涩的给他吹头发,指腹偶尔拂过头皮,带来舒适的触感,时星半闭着眼,忽然头皮一烫,他下意识躲开,摸了摸头。
  “啊对不起,第一次给别人吹头发,你见谅,哎哟,别这么看着我,坐着坐着。”
  闻夏调了小风,认真的吹着。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揣着崽子被上  禁城-贺泽+达  [重生]青歌   所有人都以为  长腿叔叔的恩  大哥很专情(  今天顾总的情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