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书网吧

冬日倒计时 完结+番外(藤花琅)

藤花琅  现代都市  录入时间:07-06

  而她突然哽咽了,小时星走过去,抱住了妈妈的头,说:“妈妈别害怕,我想让妈妈别害怕。”
  这是第三个愿望。
  可惜最后,第一个愿望无法验证,第二个愿望落空,第三个愿望随着她的自杀而得到了实现。
  十七年的记忆,全都储存在他的脑海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便会突然跳出来,带着尖锐的刺,划出深深的伤口。
  时星从初中开始就选择住校。
  大休的时候不得已会回家,他也往往拖到最后一刻才往回走,并且尽早回来。回家对他来说,并不是一种放松。
  时浩然有家暴倾向,他在工厂干活,那些钱,近一半拿来买妓女的一夜,其余的拿来交学费和买酒。
  时星回家,往往迎来就是谩骂,时浩然精虫上脑的时候,甚至还会肖想他。
  时星自从母亲自杀后,话便变得很少,能用拳头解决的,他基本不骂,时浩然第一次对他动那种念头的时候,被他用菜刀险些砍向颈动脉。
  时浩然便不敢动手动脚了。
  十一假期对于他来说,不啻于煎熬。
  他不想回去。
  学校把最后一天下午的课提前了,上完课刚好四点半,班里大多人都没午睡,但精神饱满,班里到处都是讨论假期去哪儿玩的快活,时星趴在桌子上。
  他不知道上了什么课,他醒来的时候,班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在等着,窗外面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架势,阴沉的很,风从窗户吹进来,很冷。
  时星磨磨蹭蹭的收拾了书包,走出教学楼,却看到了神明降下的雨帘,雨滴碎在脚边。
  “……”
  九月底,雨带着浓郁的凉意。
  时星恍若未见,顶着雨走出教学楼,一路上没人,他抹了抹脸上的水,长舒口气。雨水很快淋湿了衣服,他今天刚穿了干净的校服,便遭此劫祸。
  时星站在校门口,有些茫然。
  他不知道该去哪儿。
  瓢泼大雨,广袤天地,他孤零零的站着,滑稽的很,校服贴在身上,格外难受——俨然成了落汤鸡。
  时星闭了眼。
  忽然远处传来声响,很快又被雨声隔断。
  他睁开眼。
  “时星!”
  这次的声音很近,时星吓了一跳,扭头去看,就看到闻夏停了自行车,举着雨伞,有些狼狈的跑过来,替他遮住了雨。
  头顶的雨停了。
  闻夏气喘吁吁,给他撑着伞,大吼道:“你干嘛呢?不回家,搁这儿淋雨痛快啊?——冷不冷啊!”
  时星:“我……”
  “你家里人呢!没来接你吗?你没给家里人说放假的事儿吗?我看班里同学都走了。”闻夏拿出手机,“喏,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
  “我家里没人。”
  “人呢?”
  时星看着他,眼瞳里是化不开的阴郁,他对此讳莫如深,闻夏不再追问,想了想,颇为头疼的揽着他的肩膀朝外走,“走走走。”
  时星被动的走了几步:“去——去哪儿?”
  闻夏在雨声中大声喊:“去我家先待着。”
  时星停下了脚步,他慢慢摇头,低头说:“不要。”
  “你这小孩,别给我犯倔啊!让你走就走!”闻夏拎着时星,时星本来就瘦,一时不慎,被拉着走到自行车后,“坐后边,给我打着伞。”
  时星犹豫,像是下定决心了般,坐到了后面,闻夏把伞递给他,骑了上去。


第十章
  打了伞并没什么用,风挟着雨刮过来,吹得一头一脸都是水,风呼啸着,时星被雨水迷住了眼睛,他听见闻夏喊了声:“你抱紧我,别掉下去了!”
  时星胡乱伸出空闲的那只手,紧紧搂住闻夏的腰。
  雨水淋湿了闻夏的衬衫,衬衫紧紧贴着他的身体,他的腰很窄,时星甚至觉得,自己轻轻一环,就能把他搂紧。
  这个想法脱离了他的思想轨道,让他有一瞬的茫然。
  原本二十分钟路程,受天气的影响,硬是拖到了三十分钟,到了小区,两人都浑身湿透了,闻夏把自行车推到地下室,“哎哟,这会儿太遭罪了——这下咱俩身上可都是水了。”
  时星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事物。
  这是一个普通的高层小区,蓝白色的搭配,站在这儿能看到不远处的绿化带还有小喷泉。
  “走吧,”闻夏放好了车,声音轻松,开玩笑:“带你去老师家看看。”
  闻夏家在十三楼,两人乘电梯,到了之后,闻夏随手把雨伞扔在了门口的鞋柜上,打开了门,“你先去洗澡吧。”
  时星跟着他走进去,好奇而谨慎的打量。
  闻夏家很整洁,灯光是暖黄色的,脚下是柔软的地毯,左面是客厅与落地窗,右面是餐厅,不大,但是很舒适明亮。门的正面摆着一幅画,时星看不懂,只知道是个女人。
  时星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他第一次来别人家,时浩然也没教过他去别人家应该有什么礼仪。
  闻夏给他找了双拖鞋,说:“不用紧张,先去洗个澡,在里面西边那个就是浴室——还站着呢?”
  时星这才挪动自己僵硬的手脚,慢慢走到了浴室,闻夏帮他开了灯和浴霸,又告诉他浴液和洗发露在哪儿,这才出去。
  时星松了口气,看着明亮镜子——这和他家的相差甚大。
  时星没打量太久,便低下头去脱衣服。
  镜子里的人解开衣服,露出少年人的身躯——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微凹的腹部,流畅的腰线,他皮肤很白,瘦而不弱,倒也好看。
  时星跨到浴缸里,舒服的喟叹一声,温热的水包裹着他,淹没到锁骨下,胳膊上未痊愈的伤口浸了水,刺痛。
  闻夏家浴室比起客厅来,显得有些乱,抽屉里都是杂志,时星刚才脱衣服的时候,看到了那些杂志,无非是“《意林》”、“《读者》”之类的期刊。
  时星有些奇怪——居然没有女性用品。
  闻夏居然还是个单身?
  这让时星产生了点兴趣。
  像闻夏那种相貌和身材,性格也不错,居然没有女朋友——老师这个职业单身率这么高吗?
  时星泡了会儿,又把头发洗了。闻夏的浴液和洗发露很好闻,洗发露上面写的韩文,他看不懂,但闻着有一股药味儿,很香。
  时星洗完起身,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他没有换洗的衣服。
  他把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小声喊:“闻老师。”
  没人应。
  可能出门了。
  时星关了门,拿白色的浴巾擦了擦身子,披在身上,从后面看只能露出白皙的小腿,他偷偷摸摸的开了门,跟做贼一样快步跑出去。
  “哎,时星!”
  与此同时,时星蓦的脚下一滑,眼前天翻地转。
  浴巾随着剧烈的动作挣开,时星心里划过一个念头。
  完了。


第十一章
  闻夏去了卧室里自带的浴室简单冲了冲,地方虽然不大,但五脏俱全。湿衣服扔在脏衣篓里,闻夏用浴巾裹住了下半身,简单擦了擦便走了出来。
  还没走几步,就听到门开的声音。
  “咔——”
  少年裹着浴袍,慌乱背身朝外跑,闻夏看到他白皙笔直的小腿,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没给时星找好换洗衣服。
  他下意识喊了他一声:“哎,时星。”
  时星脚下一滑。
  闻夏眼睁睁的看着。
  一切动画都被放慢,拉成了长镜头。
  浴袍松开,少年人赤裸的后背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帘。
  后背驳杂的伤疤,伤疤顺着腰线一直到大腿,膝盖上也有疤痕。时间有些长了,有些结痂脱落,有些无法自愈,只能化成难看的痕迹。
  伤痕给肉体画上了暗红色的花。
  闻夏猛地看见了错杂的伤痕,还有他胳膊上的圆形伤口,那些红色的伤在白皙的肉体上格外的显眼,形成近乎鲜明的对比。
  他被震在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
  直到时星吃痛的闷哼一声,他才反应过来,大步走过去。
  时星摔在地上,刚要撑地坐起来,头顶便投下阴影。
  时星几乎是惶然的抬头,下意识的去用浴袍遮住自己的身体,闻夏俯**子,胳膊穿过他膝盖下,把他用浴袍裹着抱了起来。
  “你这小孩,没衣服穿不会喊我啊?”闻夏有点生气。
  “我喊了!”时星瞪着他,“你没听着!”
  “我又不聋!你大点声我不就听着了,还顶嘴。”
  时星不再和他进行无谓的争论。
  他的头贴在闻夏赤裸的胸膛前,时星甚至能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沐浴露香味,心跳声格外清晰,男性荷尔蒙气息包裹着他,让他有些不舒服。
  他不确定闻夏有没有看到自己背后的疤痕,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
  闻夏踹开房门,他没空余的手,只能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砰——”
  时星吓了一跳,眼底划过恐惧,“操。”
  “说什么脏话?”闻夏走到床边,把他放下,他这人虽然动作粗鲁了点,放时星下来的时候却格外轻柔,还细心的帮他盖好了被子,他轻声说:“再听你说一次脏话,就把你嘴封上了啊。”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揣着崽子被上  禁城-贺泽+达  [重生]青歌   所有人都以为  长腿叔叔的恩  大哥很专情(  今天顾总的情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