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书网吧

冬日倒计时 完结+番外(藤花琅)

藤花琅  现代都市  录入时间:07-06

  时星红着眼,喘着粗气。
  时浩然做的上头的时候,瞥到刀光,时星拿着厨房的菜刀,毫不犹豫的砍了过去,时浩然叫了一嗓子,滚到一边去,但右胳膊还是被划出一道口子,冒着血。
  女人被吓哭了。
  时浩然掐着时星的脖子,想把他掐死,盯着他紫红的脸看了半天,却又放开了,低声笑了半天,把他绑在一边,让他看了剩下半场活**。
  那时他还小,但他忘不了。
  只要在眼前经历过的事情,就像一把烙印,印在骨子里,成了化不掉的记忆,时星没有回忆,只有不断地经历过去,走过去,再走回来。
  他永远铭记那些煎熬与折磨,并在每个辗转难眠的夜晚,痛苦如走马灯准时光临,盯着他的眼睛,发出桀桀的笑声。
  “你永远都忘不了。”
  “你永生无法摆脱。”
  这场寒冬大雪,飘飘扬扬,下了十七年,他是雪原上行走的旅人,如今走的疲累,一抬眼,仍未见春光。
  作者有话说:
  稍微过渡一下,我发4这个文不是很虐(吧),如如是小甜文写手。


第七章
  这座教学楼是整个五中最高的一栋楼,从这儿能遥遥的看到万里之外的地平线,卷云苍穹,夕阳孤雁,如果运气好,还能看到飞机划出长长的白线。
  时星小时候一直觉得那条白线是通往天堂的梯子,可惜看不到尽头,他四岁那年,跑了长久,追着那条白线,最后还差点迷路,被一个高中生送回来。
  他问那个高中生:“哥哥,哪儿能去天堂啊?”
  高中生摸了摸他的头发,笑着说:“这世界上没天堂。”
  这一幕他记得很清楚,甚至记得身侧的狗吠几声,夕阳几时染上黑色。于是在一个孩子的心里,最后的希望,无声的破碎掉。
  ——这是世界上最微弱的声音,没人听见。
  天色渐渐暗下来。
  如果按照时星以往的习惯,他会坐到第二节 晚自习,但班主任换了,闻夏每天晚上都会来看着晚自习,不回去会被逮到。
  时星把另一条腿也放下去,慢慢晃着,低头看着脚。
  再坐会儿就回去。
  身后忽然传来细微的声音。
  还不等时星回头,腰部传来一股力,拦腰将他往后揽,时星吓了一跳,“啊”的叫了声,两个人都摔在地上,时星毫不犹豫低头咬住那人的手,很用力。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属狗啊!”
  时星松口,愣愣的往后看,看到了闻夏。
  闻夏皱着眉头,撑着地坐起来,金框眼镜躺在地上,时星忙站到一边,看着他左手的齿印,有些尴尬,“闻老、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呢!我要不是上来拿器材,你——”闻夏站起身,他摔的那一下太疼了,屁股刚好碰到桌子尖,又摔倒地上,他拍了拍屁股后的灰,莫名恼怒:“你没事儿上顶楼坐着干吗?”
  时星自觉理亏,什么都没说。
  “你这小孩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闻夏无力的垂下手,叹了口气,“怎么样都不能想着死啊,人活着不是让你半路就举白旗的,生命这么长,哎哟,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你知不知道啊?”
  闻夏觉得他要自杀?
  时星试图给自己辩驳:“我没有想着自杀。”
  “那你坐那儿干什么?”闻夏反问,“别给我说看景,看景你非得坐在窗边,腿还那儿晃荡来晃荡去。”
  时星想好的理由还未出口就被扼杀在肚子里,他噎住,无言,半晌低声开口。
  “可是……”
  或许是环境太过隐秘,心里的秘密瞒了太久,月光黯淡,时星嘴唇动了动,脱口而出:“可……我看不到最终的目的地。”
  他自觉失言,不再开口,陈旧的古堡开了条缝隙,很快又套上重重枷锁。
  闻夏愣了愣,拿起地上的眼睛,别到上衬衫上,半晌道,“有什么事儿,如果觉得家里人不能给说,同学没有相熟的,就和我说——我不会和别人说,也不会嘲笑讽刺挖苦你——只要你愿意。”
  时星有些哑然的看着他,眼眶一酸。
  闻夏转身,走了几步发现时星没跟过来,又转身揽了时星的肩膀,“走走走——上课了。”
  教室已经亮起了灯,楼道里安安静静的,有些老师在晚自习会讲课,声音不大。
  “回去给我好好上课,什么都不用想,有什么难事我会先帮你扛着,你尽管学习就行,去吧去吧。”闻夏把时星又教育了一番,这才放他进去。
  时星手攥上门把手,回身看了眼闻夏,口型无声的说。
  “谢谢你。”
  作者有话说:
  【章节名都是瞎几把起的】 时星的成长环境和别人不太一样,所以有的时候事情的处理方式也和别人不一样。而且设定是时星有超忆症,超忆症患者能够清楚记得自己的一生,就像个开关一样,触发了就会引出一生的记忆,刹都刹不住车——这是给下章做个解释,下章的时星可能有点偏激。【如果对超忆症有兴趣,可以看英国纪录片《无法忘记的男孩》,还有知乎也有相关问题】。总之,超忆症是个挺痛苦的心理病,并没那么好。 【评论就是动力,感谢】


第八章
  闻夏发现,时星这几天上课果然认真多了,至少听课了,他记性不错,举一反三也用的熟练。闻夏找过文综的三个老师了解过时星,都说时星几乎不听课。
  “那他怎么考这么高的?”
  “小闻啊,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哪个小孩还不会作弊呢?”地理老师曹燕喝了口水,“你懂我意思吧。”
  “我觉得时星这小孩,记性好,”历史老师说,“不是那种一般的好,过目不忘应该算得上——我上课的时候提问他历史年表,嚯,从春秋到清朝,几页的历史年表,我都不一定背熟,他居然一字不差的说完了。”
  闻夏有点惊讶。
  历史年表,顾名思义就是年份加上历史事件,这种东西极易弄混,闻夏不是学文的,但也在高一被历史年份搞得头昏脑涨的。
  政治老师也赞同了历史老师的看法。
  闻夏想,那时星这孩子应该算是聪明的,只是他不愿意学。这才高二,只要多鞭策一下,成绩应该不错的。如果退学了,未免可惜。
  下午,闻夏让同学叫时星来了一趟办公室,时星敲了敲门,走进来,“闻老师。”
  他这次穿了校服,干干净净的,看起来带点青涩。
  “嗯,”闻夏笑眯眯的,“过来。”
  时星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事儿,你十一家里有空吗?”闻夏问。
  “嗯?”时星疑惑。
  “我去你家家访一趟。”
  时星的瞳孔骤然缩小,浑身不自觉的开始颤抖。
  “没、没空,”他一出口,便发觉自己竟然结巴了,他咬咬牙,继续说,“真的没空,以后再说。”
  不等闻夏开口,时星便仓皇而逃。
  闻夏莫名其妙。
  门关上。
  时星靠着白瓷砖墙面,脱力一般喘着粗气,半晌后忽然抱头,在人来人往的楼道,蹲下,手指穿过发间。
  身侧传来脚步声,那人蹲下,问:“时星,你没事儿吧?”
  曾广上厕所回来,还没进教室,便看到瘦削的身影从办公室走出,顺着墙面滑下,蹲在地上,看起来颇为痛苦,他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去看看自己的同桌。
  虽然时星脾气差是差了点,但似乎从来没做什么坏事儿。时星之前去超市的时候,还会记得给他带点吃的,他记得呢。
  时星颓然的放下手,抬头,忽然问曾广:“你有烟吗?”
  “我我我我——”曾广看到他通红的双眼,吓了一跳,结巴道,“没、没啊。”
  “我知道你有,”时星盯着他。
  曾广挣扎,最后还是把兜里的烟递给他,时星借了他的打火机,匆匆说了声“谢谢”,奔下楼去,在无人的角落,点燃香烟。
  灰色的烟袅袅升起,他闻到熟悉的味道。
  接着,他猛地用力把烟头按在手臂上。
  细微的声响。
  剧烈的疼痛让身体做出反射,手臂下意识闪开,香烟掉到地上。手臂上的伤口渗出血液,时星碾灭了烟头,疼痛让他清醒了许多。
  动作熟练。
  他无数次用这个动作让自己从无尽的回忆中挣脱出来,这次却好像失效了,自卑与敏感无孔不入,刺了他浑身的伤。
  时星觉得不可思议,闻夏只是说是要家访,便好像打开了回忆的开关一般,潮水般的记忆止都止不住,他只能依靠这种方法来使自己获得解脱。
  他永远记得痛楚。


第九章
  时星大概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记事,他甚至现在都能说出三岁生日时发生的一切,妈妈在昏黄灯光下温柔的笑着,替他许下愿望。
  “一愿星星百岁无忧。”
  “二愿星星健康快乐。”
  “三愿星星——”
  星星是他的小名,在他的记忆中,母亲似乎总是很温柔,但也偶尔会露出粗鄙的一面,她小心翼翼的护着时星,不想让肮脏沾染她。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揣着崽子被上  禁城-贺泽+达  [重生]青歌   所有人都以为  长腿叔叔的恩  大哥很专情(  今天顾总的情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