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书网吧

冬日倒计时 完结+番外(藤花琅)

藤花琅  现代都市  录入时间:07-06

  “你们知道时星?”闻夏挑了挑眉——一个学生能让办公室老师都知道,也是个能耐。
  “时星那个小孩,你看能不管就不管了,他学不学没关系,只要上课不捣乱就行。”
  “……”闻夏拧眉,“……啊。”
  “时星很难管吗?”闻夏问。
  “不是难不难管的问题,这小孩可能有点病,”杨林指了指头,“他家庭也不正常。”
  “怎么个不正常法?”
  “时星他妈没了,自杀死的。”
  闻夏睁大了眼睛,“啊?”
  “他妈好像以前是酒吧的服务员,被他爸强暴了,未婚先孕,他爸就娶了他妈,然后结婚生了他,”杨琳叹了口气,“这个事儿当时闹得挺大的,周边几乎都知道。”
  “那他妈怎么还……”
  “谁知道呢?”杨琳站起身,倒了杯水,“估计是受不了了。”
  “那时星那些同学也知道?”
  “可能知道吧,也不一定。”
  “总之,闻老师,少管时星吧,时星这小孩,不太正常。”
  作者有话说:
  受可能有点病娇属性叭,我也说不准。微博@不败野火


第三章 是我冬日倒计时
  时星回去之后就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
  同桌曾广不敢叫他,时星有点起床气,只是老师走过来的时候碰碰他的胳膊,示意他好歹装一下样子。
  中午吃饭的时候,时星等到班里下课了,才不紧不慢的坐起来。
  他靠着椅背,遥遥的喊了声:“汤然。”
  声音不大,但却很突兀的切入班里喧闹的气氛,不少同学回眼看时星,时星却只盯着汤然的背影。
  同宿舍的徐浩听到了,低声问:“那**叫你干什么?”
  汤然收拾书包:“我怎么知道?”
  “汤然,”时星又懒洋洋的喊了声,“你先别走。”
  汤然手一顿,他没法儿再假装听不见,徐浩:“你说不走就不走啊,你老几啊?”
  时星站起,走到汤然桌边,低声说:“你有能耐找人揍我,你没能耐自己过来跟我唠唠吗?”
  班里还没走的同学纷纷窃窃私语,他们听不清动静,但却能感受到僵持的气氛。
  汤然瞪着他:“你放屁我找人揍你。”
  “哦,昨晚那几个不是给你出气的?”时星撩了撩眼皮,说,“他们就是看我不顺眼,拿你当挡箭牌呢——汤然,你幼儿园毕业?”
  汤然:“你他妈嘴给我放干净点!”
  时星攥了攥拳头,忽的笑了,猛地一拳打过去,“他妈找人揍,你什么东西!”
  汤然一拳给打懵了,背后的书倒了一堆,他眼底泛红,拦了要替他出头的徐浩,咬牙:“**妈。”
  两人厮打开来,连着周边几个课桌都遭了秧,书洒了一地,还没走的几个同学看热闹一样躲在边上,窃窃私语。
  时星打红了眼,一拳拳都往脸上揍,汤然嘴角出血,他猛地格住时星的脖子,往后勒,时星喘不过气,脸涨得通红,却还下意识的胳膊肘朝后使劲一捣,他听见了汤然倒抽气的声音。
  勒住时星脖子的手松开了些,时星低头,咬住了他的胳膊,汤然一声惨叫,时星却怎么都不松口,直到口腔里有了血腥味儿。
  后门突然一声厉喝。
  “干什么呢!”
  时星松开口,愣愣的看着后门的闻夏。
  风卷着枯叶从大开的窗户里吹进来,大片的云遮住了阳光,漏不进光,只剩教室单调的光亮。
  “出来!”
  时星走了出去,汤然跟着他也走了出来。
  闻夏上一秒刚跟办公室老师打完保票,说自己班学生还挺乖的,下一秒就被打脸。
  “还打架?”闻夏恨铁不成钢的说,两人站在墙边,不说话,“都多大人了还打架,真当你们还在初中了啊!同学之间,哪来这么多的恩怨!”
  “那天晚上在宿舍就是你们打架吧,怎么又打了?谁先动的手!”
  汤然逮着机会刚要开口,时星却先他一步开口:“是我。”
  “为什么?”
  汤然忽然一颗心提起来。
  时星直视着闻夏,一字一顿的说:“他欠揍。”
  汤然又要提拳,闻夏喝了声:“还敢动手试试!”
  “时星,”闻夏又看向他,“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家里人就是这么教你的,就教你和同学打架,和老师顶嘴?”
  时星垂眼。
  “你们俩明天给我写一份一千字的检讨书给我送到办公室,如果不送就罚站一个星期,上什么课都给我站着——听着了没?”闻夏沉声。
  汤然别过头:“听着了。”
  闻夏叹了口气,让他们回宿舍,汤然转身离开,时星却没动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闻夏:“你怎么还不走?”
  “老师,”时星说,“我想问……办退学手续怎么弄?”
  作者有话说:
  这个和上一个风格可能不一样 会有甜的地方 但是不甜的也很多 但是还是很希望你们喜欢der 这篇文打磨了很久 但是还是很不满意(鞠躬 weibo@不败野火


第四章 你知道什么是自由吗冬日倒计时
  “……”闻夏吓了一跳,“你办什么退学?”
  不会因为他凶了几句就要退学了?现在小孩心理都这么脆弱的吗?
  时星不说话。
  “你给我说说理由。”
  时星说:“我家没钱,我也不想上了,没意思。”
  闻夏:“没钱的话,助学基金可以申请。”
  “我成绩不行,也没必要占着那一份助学基金,有人比我需要。”
  “你家里有什么困难吗?”
  “我没困难,”时星说,又强调了一遍,“我没有。”
  “你这个退学申请我没法儿帮你交,我也希望你别天天想着这件事情,好好学习,其他的暂时先不用管,如果有困难就找我,我能帮的我尽量帮。”
  闻夏看到时星复杂的眼神,他转身离开。
  汤然的检讨书很快交上来了,闻夏扫了眼,他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不过还是走程序教育了一番,临走前,他问:“时星的呢?”
  “他还没写吧。”汤然说,“我没见他写,他早自习没来。”
  早自习没来?
  闻夏挑了挑眉。
  汤然走了后,闻夏坐了会儿,走去了教室。
  教室里正在上课,是英语。
  他一眼看到了时星,他在最后一排站的笔直,低着头,露出白皙的后颈,看不清他在做什么。
  闻夏心里陡然一股火——时星居然宁愿站着,也不想动动手写份检讨交给他。
  他推开后门,朝英语老师比了个手势,示意她继续讲。
  高中班主任突然推后门检查进来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规定,全班同学坐直了点,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后边。
  闻夏径直走到时星身侧,时星这才发现他,慌乱的把手里的东西往桌洞里塞,闻夏俯身,强硬的拿开时星的手,拿出了被塞到里面的东西。
  ——一本笔记,看起来很破旧。
  闻夏目光冷下来:“你出来。”
  时星跟着他走出来。
  教室外。
  时星靠着墙站着,昂头看着他,盯着他手里的笔记本。
  闻夏:“你知道在上什么课吗?”
  “……知道。”
  “知道你还走神!”闻夏吼了声,闻夏被陡然拔高的音量吓得一颤,闻夏看了眼手里的笔记本,“这是什么?”
  时星见他要翻,下意识抬手按住他的手,他的手很凉,像一块冰,闻夏皱了皱眉:“里面是什么?”
  “……”
  “时星,你如果不说,我只能当你面自己翻看一下了。”闻夏冷声,“说不说?”
  “……”时星咬了咬嘴唇,“我妈的日记。”
  他想起办公室里杨琳和他说的话。
  这下轮到闻夏无话可说了。
  时星罕见的露出些委屈来,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的别开眼睛,眼角泛红,可他终究是个十七岁的小孩,怎么也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
  “你给我说说,”闻夏说,“为什么想退学?”
  “我觉得上学没用,学了那些也不能获得自由。”
  从一个小孩嘴里听到“自由”这两个字,闻夏觉得有些好笑,他问:“自由——你知道什么是自由吗?”
  “我知道,”时星说,“我可以决定我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被恶心的压制着。”
  时星的声音很轻,却又带着一种决绝。
  闻夏皱眉。
  时星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再言语,只说:“老师,我写检讨,你能把笔记本还我吗?”
  时星低下头,示弱。
  “这个笔记本,”闻夏说,“我暂时不会还给你,你能不能拿回来,看你表现——昨晚我问你要的检讨呢?”
  “我没错,所以我不写检讨。”时星闷声说。
  闻夏差点给气笑了,“理由,没错的理由。”
  “他可以找人揍我,为什么我不能揍回来?”时星闷声,不情不愿的说,“就是……那天晚上。”
  “……”
  “我知道你不信,”时星说,汤然是年级前二十,平时表现好,说话甜,几乎所有老师都喜欢他,他只想陈述事实,并没打算取得闻夏的信任,“但我说的是——”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揣着崽子被上  禁城-贺泽+达  [重生]青歌   所有人都以为  长腿叔叔的恩  大哥很专情(  今天顾总的情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