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书网吧

察察(小花狗)

小花狗  同人BL  录入时间:12-08
坏消息:原来的员工全部优化!
季姜寰作为持有百分之十五股份的研发组小组长挺身而出,表示根据劳动法你不能随便开除我们!
收购做得好就能荣升目量集团新事业部总裁的路勉从资产明细里抬起头看他,我就是法学系毕业的。
季姜寰:那求求你让我们做完最后一个项目!
路勉:那说说项目目标。
季姜寰:这个app可以帮农民卖菜!
路勉:……
季姜寰:成吗?
路勉:你是组长?你会几种语言?
季姜寰:汉语,英语,一点点方言?
路勉:……c++、java、python,你会哪些?
季姜寰:你不是文科生吗?
路勉:你问我还是我问你?
给新老板打了几个月的工,季姜寰发现:虽然新老板冷血又麻木,像个不用休息的机器人,但是背地里偷偷对我好,他什么意思?
路勉:pua怎么对他没用?
察察本意为明辨、清楚、洁净,整体画风比较轻快的职场文,没什么脑洞,主要是卖菜和做菜。
看得下去的给狗子海星、收藏和关注吧!感恩!微博@小花狗玩意儿
标签:正剧、HE、职业、剧情、互联网

第1章 真的被收购了-1
新天地十六号的一号电梯可以直达地铁站,地下二层是一家规模很大的电器城,靠近电梯间的地方摆满了比人还高的液晶电视。
发着荧光的电视被统一调至本地新闻,主持人正严肃地报道市里最新的财经新闻:“目量集团斥200亿多家收购微小创业公司的进程日前已经启动,根据已披露信息,此次收购涉及行业有电子商务平台、物流、人工智能及游戏,本次收购项目将由目量集团创新业务板块负责人Mia完成,在此前,目量集团的并购……”
啃着三明治路过的季姜寰放慢了脚步,把目光移向最大的那块电子屏,新闻画面的饱和度很高,看得人眼睛有点难受。
画面切到了目量集团的线下发布会,坐在正中的是一个妆容很精致的短发女人,不紧不慢地重复着刚才主持人已经说过的内容,旁边坐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双手交叉着放在桌上,泰然自若的样子。
季姜寰不由多看了两眼,这个男人比之前发布会上目量集团的人好看,首先是年轻得有些过头,身材和发量都很健康的样子,头发自然、利落地散着,轮廓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深,睫毛也很长。
“物流板块及电子商务的板块,我们希望打通全生态……”短发的女人还没说完,声音忽然戛然而止,液晶屏整个黑了下去,倒映出季姜寰的样子。
穿着有口袋的白色带帽卫衣和牛仔裤,头发卷卷的,嘴巴嚼着东西鼓鼓的,手里还拿着半块三明治,边上是被撕得乱七八糟的食物油纸。
季姜寰愣了一会,把三明治胡乱地塞进嘴里,然后掏出手机发消息。
只有十二个人的公司群里堆积了九十九条未读消息,季姜寰看也没看,自顾自地打字:“家人们,我们真的要被收购了吗?目量怎么会看上我们呢?”
同组的组员立刻反击:“你什么意思?”
“小季,我们很强的啦,要自信。”负责财务和人事的小姐姐鼓励他。
“小元科技,天下第一。”
季姜寰笑了笑,找了个垃圾桶把剩下的包装袋给丢了,不锈钢的翻盖转了两圈,发出尖锐的声音。
“@所有人 大家放心,收购合同已经签完了,过几天会统一邮件通知,先恭喜大家了!这几年辛苦了!”小元科技的老板也久违地冒了个泡,话语间已然透露出成功人士的气息。
季姜寰把手机塞回裤子口袋,加入了地铁口的长队。
小元科技人如其名,从创立的那一天起就稳定的保持着十个人的规模。
老板是大季姜寰三届计算机系的学长,撺掇着季姜寰拉了几个年纪更小的学弟,一起开了这个工作室,一半时间做外包,一半时间自己开发一些小软件,目量集团就冲着其中一款还没上线的春雨小菜篮来的。
十点半,季姜寰捧着个豆沙包准时跨进公司不是很大的正门。
办公区的气氛很诡异,茶水间的几张木桌被擦得发着光,吊顶上瓦数极高的排灯全被打开,把长方形的办公室照得通亮。
季姜寰放轻脚步,摸到自己的工位附近,把背包丢进转椅里,然后给边上的人递了个眼色。
戴眼镜的同事从代码堆里抬起头来,很茫然地摇了摇头。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负责财务和人事的姐姐拿着托盘,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季姜寰侧了侧头,看见主席位上坐着一个很眼熟的男人。
鼻梁很高,眼神看起来冷冷的。
他想了一会,才想起来昨天在液晶电视里的那个男人。
“怎么了?”季姜寰指了指半虚着的门问她。
李泉音的表情不太好,说:“目量的人,过来聊后面的事。”
“什么事啊?”季姜寰很少见她这副表情,心里也忐忑起来。
磨砂玻璃门再次响了起来,穿着另一套西装的男人推开门,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把手位置一个鹅黄色的元字上,有些微妙的违和。
男人睨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往门口走,后面抱着一大沓文件的女生小跑着跟上他。
“小季,过来下。”刘维元很凝重地喊他,叉着腰,脸色很不好看。
季姜寰嚼着豆沙包进去,迎上老板愁容满面的脸:“干嘛?”
“下个星期一,目量的人会过来接管,你和小李一起对接一下。”刘维元说。
季姜寰愣了下,啊了一声。
“你和李泉音,对接。”刘维元皱着眉头强调,“收购项目组的人,明天开始会每天过来了解情况。”
“哦,好吧。”季姜寰含糊不清地回答。
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浮了起来,季姜寰歪了歪脑袋:“那你呢?”
刘维元有点心虚:“我要休假了。”
“去哪里?”季姜寰盯着他追问。
“马尔代夫,北海道,看情况。”刘维元的脸上没什么期待,像是随口胡诌。
季姜寰点点头,感慨:“感觉到被收购了,你财富自由了啊。”
“嗯。”刘维元保持着很紧绷的坐姿,心不在焉地说。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休假?”季姜寰没好气。
刘维元的语气有点局促:“很快吧。”
办公室里的日光灯微不可见地闪了闪,中央空调忽然嗡嗡地运行起来,大概是写字楼的总开关刚被打开。
座位上的几个显示屏已经被打开,季姜寰一股脑瘫在人体工学椅上。
李泉音坐在他对面,递了一罐常温牛奶过来,压着声音不安地问:“他跟你说什么了?”
季姜寰把吸管插好,不太在意地说:“就说什么明天开始目量的人要过来,让我和你招待。”
“没了?”李泉音微微诧异,“我怎么觉得没这么简单呢?”
“啊?”季姜寰茫然,“收购这么复杂吗?”
“又不是过家家。”李泉音无奈地笑了,“早上一来就让我组织下午开会,希望别加班,今天还要去我妈家接我女儿。”
“拒绝加班开会!”季姜寰叼着吸管,戴上耳麦准备干活。
李泉音从座位上起身,递了几个文件夹过来:“你一会先看看这个,目量的资料,你一个人看就行。”
“哈?”季姜寰接过很有分量的文档,“还要预习,我服了。”
李泉音耸了耸肩,把脑袋藏回电脑背后。
季姜寰翻了几页如同百度百科的资料,在第八页看到了电视上的那个男人,很板正地坐在资料页里,换了一套和电视上不一样的烟灰色西装。
他啧了一声,逐行看起了信息,右上角标注了男人的名字和职务,路勉,目量集团INF收购计划电子商务板块的负责人。
“装什么比。”季姜寰看完洋洋洒洒的几百个字,对收购负责人作出了最后的评价。
李泉音被他的冷笑吓到,又探出头:“怎么了?”
“这人以后不会来我们公司吧?”季姜寰嫌弃,“太能装了,受不了。”
“他啊?”李泉音瞥了眼他翻开的位置,“路勉?”
“据说他挺厉害的。”李泉音贴着显示屏跟他说,“他之前在目量是做风控的,我看说路勉是这次收购项目组里唯一一个三十岁以下的,说做得好的话就给他升官了。”
季姜寰半张着嘴,不太相信的样子。
“刚才他来过,你不是看到了吗!”李泉音脸上浮出一些不同于年纪的腼腆,“真人很帅啊!”
“有吗?”季姜寰抱着胳膊,很不服气:“一般般吧,跟我比。”
“……人是熟男,你小屁孩比什么呀!”李泉音忍不住笑了,“你先看吧,我忙了。”
季姜寰打开电脑上随机着的热门歌单,在洗脑的节奏里看完了所有内容,又在手机上搜了几条行业新闻:目量集团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尽可能地收购更多单品类的网络交易平台,最终做成集合的软件。
“……真行啊!”季姜寰忍不住说。
说明收购的邮件是在小元科技全体大会半程的时候发进来的,发件人后缀是目量集团的邮箱地址,大篇的正文和好几个附件一同跳了进来。
季姜寰正在投屏做汇报,屏幕上是即将上线的新软件,春雨小菜蓝。
“目前试运行都很正常,无论是用户端购买和商家端的设置,反馈都挺好的。”季姜寰瞥了眼邮件提醒,继续说:“现在唯一要决定的是,还上不上线实景挑菜的功能。”
“有什么区别吗?”刘维元问,“不能上线的原因是什么?”
李泉音听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刘维元。
“……之前就说了啊!你没在听。”季姜寰无语,“这个需要外部硬件技术支持,周期和成本都会上去,倒不是很实用,但是增加趣味性了,整体评估下来流量会好很多。”
不大的会议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季姜寰把投屏关了,靠在椅背上等他说话。
刘维元思索了一会,说:“等目量的人过来决定吧。”
满桌的人藏不住的目瞪口呆,季姜寰没忍住:“为什么他们决定啊?这个不是已经在做的项目嘛?”
“是啊。”有人小声地附和。
刘维元握着手,眉头紧锁:“后续的话,会由目量的同事来帮助大家完成业务,需要确认的细则,到时候再沟通就好了。”
季姜寰没什么表情地看他,啪一声把笔记本给盖上。
作者有话说:
很爱打工的我

路勉每次打开春雨小菜蓝,都觉得自己被某些无脑的小学生游戏袭击了。
小元科技可能没有靠谱的设计,给整个页面胡乱地塞上了好多卡通元素,太阳、花朵、甚至还有花盆,五花八门的配色很有冲击力地刺伤了他的眼睛,让他一瞬间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但从功能的角度来说,春雨小菜蓝的架构几乎无懈可击,无论从齐全、便捷都挑不出毛病,路勉坐在一堆已经打包好的纸箱上,在屏幕上的表格里打了个勾。
看完最后一行字,他才把眼镜摘了下来。
路勉长着一双没什么笑意的桃花眼,没了镜片的遮掩,显得有点冷,坐在打包得干干净净的公寓里,显得有点凶。
家里的东西不多,配上颇大的面积带了点极简风的意思,路勉抽了几个工作日的凌晨,自己把行李给打包好了。
搬家公司正好打来电话,根据他的要求给了粗略的报价,两千公里的异地搬家,算上他想要带着的、大件小件的行李,花了接近小一万块。
路勉眼皮也不眨地说好,挂了电话继续刷软件,小菜蓝的页面不长,各种功能被划分成了子页面,用起来很舒服,他把笔记本放在包装好的纸箱上,在最后一列加上了备注:产品组可用。
前一天的会议结束得很晚,刘维元到最后还是没说清之后的安排,全公司的人不欢而散。
季姜寰带着若有若无的抵触心理打车上班,顺手在一楼的便利店里买了几块桂花米糕,想象成不负责任的学长兼老板,恶狠狠地咬上几口。
办公室里弥漫着熬夜过后的散漫,前台几个淡黄色的树脂摆件莫名其妙地被清走了,季姜寰路过的时候多看了两眼。
李泉音已经坐在了他对面,脸上化了棕色调的淡妆,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
“一大早,干什么这么严肃?”季姜寰递了块没开封的米糕给她,有点好奇。
“你看了昨天发的邮件没?”李泉音有点慌张,新的管理制度。
季姜寰抬手打开了屏幕,从满屏未读消息里找到目量的通知邮件。
附件里有两个都是关于新的管理制度,简而言之就是现有的员工会根据目量的考核标准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考核,最后拐弯抹角地提醒,如果达不到目量的用人标准,可能会有被开除的可能性。
季姜寰一字不拉地读完,气得血快冒到嗓子口,不轻不重地拍着桌子站起来,问:“刘维元呢,他管不管?这事目量得跟他沟通吧?”
李泉音愣了愣,回答:“他请了两个星期的假。”
你妈的。
季姜寰在心里骂,下意识地看向刘维元的办公室。
午饭的时候,负责行政的女生率先提出了聚餐的想法,截了一张附近的餐厅截图丢进群里,很热络地邀请大家,并且表示刘总已经提前买好了单,大家放开了吃就行。
群里忽然死寂下来,十来个同事从工位前抬起头,面面相觑。
季姜寰终于察觉出不对,怎么看都像是刘维元把公司卖了之后,自顾自潇洒快活去了。
行政看大家没什么反应,又挑了几家更远一些、人均价格很高的餐厅丢了进来,小心翼翼地继续询问。
季姜寰的脸色肉眼可见地更差了,李泉音隔着电脑屏幕给他发消息:“别生气了,小季。”
“不气。”季姜寰铁青着脸回复她,然后从群里的十几张截图里挑了个人均七百块的日料店,说:“就吃这个吧,同意地扣1。”
聊天框里齐刷刷地飘过十几个数字,李泉音眼睛里有点藏不住的忧愁,发了个数字一作为收尾。
2023最新网址 wap.dameishu.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

推荐大美书清冷暗卫又被  被气运之子看  娇气美人误当  男人与兔(小  独宠(有效撒  炮灰受死后他  误入虫族的魔 

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

大美书搜索: